不见长安花*

枪与战矛不倒,双秋组合亦会重生!


这里all叶一只(偶尔没节操的站叶攻,但是仅限小天使(*/ω\*)),终生叶神厨,本命cp伞修,杂食党,高一党,上学时幽灵状态出没~

伞修/all叶 哥哥的贞操由我来保护

part.5 又见面了

“所以这就是你说的紧张?”从一堆“嘘寒问暖”中逃脱的叶修拉过和各位“叔叔”聊得正欢的叶琉问道。

没错,一进场,叶修和叶琉就成为了舞会的焦点,不仅是因为这场舞会的主角就是他们,更因为叶家大少爷和叶家唯一明珠的头衔。一个离家十年不归,却在这时重回社交圈;一个五年前被送出国,本以为是叶家放弃的对象,却备受宠爱。觥筹交错,灯红酒绿,无数有心人的心思也活跃了起来。

“随时保持优雅的言行举止,待人接物亲和有礼。这可是身为淑女的基本守则,哥你可别告诉我你忘了。”谢绝了旁人的邀舞,叶琉趁着低头抿果汁的间隙说道,“我可是把自己设定为一名活泼亲和而且不谙世事的叶家小姐,毕竟我没想过在这里呆很久,等这次的舞会结束,我就跟哥哥你一起回H市,虽然我不方便加入联盟,但是帮你一把还是可以的。”狡黠的眨眨眼,叶琉坏心眼的不告诉叶修她会怎么帮他。毕竟,这可是自己准备了好久的见面礼啊。

叶修挑眉,“你不是进入了英国H大的计算机系吗,不继续学业?”

“等这次假期过去了我就会回学校办理半休学手续,为期两年。”看到叶修的神色有些不赞同,叶琉补充了一句,“入不了联盟也得让我疯一把啊,再说了,我的水平哥你还不知道吗,半休学只是不能时常在学校而已,我考试什么的还是会参加的。”

“你呀。”叶修无奈地笑了笑。“都安排好了,你哥我有反驳的余地吗?”

弯腰做出邀请的姿势,叶修轻笑,“来跳一曲吧,刚刚老头子可都在瞪我了。今天可是宣布叶家的掌上明珠重新回归的宴会,开场不高调怎么行。”

高跟鞋亲吻着光洁的大理石地面,声音清脆,悠扬的华尔兹舞曲在舞池上空回荡。随着叶修的引领,叶琉结尾的旋转动作越来越快,到最后竟是有些站不住了。叶修刚想将叶琉揽回来,却被抢了先。

身着一袭红色小礼服的女生及时扶住了叶琉,“还好吧,小琉,不习惯高跟鞋的话就不要勉强了。”声音里满是关心,让人一听便心生好感。明艳张扬的容貌极具侵略性,笑容犹如夏花一般灿烂。

美人如斯,见之失魄,说的就是叶琉现在的样子。

扶着叶琉的腰,虚握住她的手腕,那女生巧妙的避过叶修想接过叶琉的动作,等叶琉自己站稳后才松手,“小琉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,见面了还不叫我,是讨厌我吗。”明明是疑问句却生生被笃定的语气给说成了肯定句,来人却浑然不觉。

仅仅是短暂的接触而已,却不小心沾染到对面那人的体温,被触碰的地方灼得生疼。叶琉掐了掐手心,强行让自己清醒一点,“没有,只是刚刚差点摔跤,吓到了而已,沈珂姐我当然不会讨厌你,只是我昨天晚上回国,今天才到B市所以没来得及说啦。”完美的回答,既表现了叶琉对沈珂的重视,也解释了她没有通知沈珂的原因。

只是,真的一切都是完美的吗。用尽全力去笑的元气满满,身体里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,叶琉甚至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跌坐在地上。

“小珂你这就不厚道了啊,英雄救美是定律,你把小琉拉走,我可怎么办啊。”懒懒的倚着叶琉,叶修的声音一下子就给了叶琉极大的支持。

“诶,叶修哥是嫌弃我是女生吗?”略带哀怨的口气,沈珂伸手捧心作西子状。

“我可不敢嫌弃你,不然我这个妹妹又要替她女神打我了。”半是调笑的说出这句话,叶修掐了一下叶琉的脸,示意她说话。

“噗,就是啊,哥你要是敢嫌弃我女神,我就叫沐橙姐断你烟哟。”自然的从沈珂的臂弯里退出来,挽住她的手,叶琉偏头回道。

“既然小琉叫我女神,那女神就给你个福利吧。”转身正面叶琉,沈珂虚环住她的腰,低头来了个贴面礼。

带着淡香的呼吸萦绕在叶琉四周。

明明是性格像女王一样的人,用的香水却是这么淡的味道。可是,即使是这么淡的味道,对我来说却是像浓烈的酒香一样。不然,我怎么会觉得眼前一阵模糊呢。

“小琉,今天的装扮很漂亮。”

叶修皱了皱眉,刚想把叶琉拉过来却看见叶琉摇了摇头。

“得,哥算是怕了你们俩,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,先去老头子那里了。”叶修示意沈珂看好叶琉便转身离开。

叶琉很清楚,所谓的叙旧是叶修让自己最后一次确定心意而已。的确,她还放不下沈珂,不过,至少不会再靠近了。

“那沈珂姐我们去那边聊吧!”最后一次带着旖旎心思的独处吧,之后我就是你最好的“妹妹”,永远。

另一边,叶修正在和叶父暗暗的观察叶琉的应对方式。叶父满意的点了点头,而叶修的神色却不甚赞同。“老头子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考验小琉?用这种方式……”说到一半,叶父打断了叶修的话,“这不是为了考验她,小琉的心思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会看不出来,她放不下的。现在能这么冷静,只是强行转移了注意力而已,我不会逼她,我叶家的女儿,想要的还能得不到?”

意识到叶父话里的潜台词,叶修无奈,“既然不反对,干嘛还要这么折磨小琉。”

“沈珂可能明年会订婚,而且这丫头的政治敏感性可不比她那个大哥差,这继承人的位子在谁身上,可不一定啊。”

“还不如让小琉留在国外呢。”叶修摸了摸鼻子,他离开这里许久,都快忘了这里的暗涛汹涌。

“你以为小琉急着回来是为什么!”瞪了一眼叶修,叶父话锋一转又开始训起了他。

叶修讪笑了几声,“怎么,退役了还打算在外面晃荡?”

“哪儿能啊,今年我不是回来了吗!”避重就轻的回答了叶父的问题,叶修默认了退役也要继续打下去的意思。


叶父冷哼一声,半晌才开口,“少在那里嬉皮笑脸的,站好。别忘了你是我的儿子们,在外面被欺负了就给我报复回去,不用怕麻烦!”


“是,首长。”端正了站姿,叶修敬了个军礼,逗得一旁的叶母直笑。“别贫,去把你妹妹叫来,刚刚沈老头还说要好好看看她。过了这么久,也该和珂丫头聊完了吧。”叶父看着朝

评论(6)

热度(10)